阿P问多少钱

  • 栏目:威尼斯官网 时间:2020-04-18 16:32
<返回列表

离春节只剩下三天了,阿P归心似箭,离开工棚,直扑火车站。

火车站人山人海,阿P排队排了好长时间,好不容易挨到售票窗口,一问,自己回家的车次,不论快的慢的,几天前票就已经全部卖光了。正当他沮丧地离开窗口时,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凑过来,低声说:“哥们儿,借个火。”阿P掏出打火机递过去,小伙子一边点烟,一边把他拉到角落,悄悄问道:“大哥,要票么?”

阿P明白了,对方是个票贩子,于是试探着问:“怎么,你有票?”小伙子说:“你到哪里?”阿P报了站名,小伙子点点头,说:“没问题,但要加点儿手续费。”阿P问:“多少?”小伙子说:“不多,你跟我来吧。”

小伙子领着阿P离开广场,在路边把他交给一个年轻女人,说:“你跟她去就可以了。”然后转身走了。那女的也不答话,闷着头三拐两拐,把阿P带到一个僻静处,四下看了看,说:“几张?”阿P伸出一个指头。女人说:“交钱吧。”阿P问多少钱,那女人说出一个数字,阿P一听,几乎比正常价格翻了番,吃惊地叫起来:“妈呀,这么多?比卧铺还贵呀!不是说只多点儿手续费吗?”那女人说:“你叫什么叫?这可不就是个手续费?这票到我手里,钱就没少花,你多少也得让我们赚点儿吧?要不,谁担着风险扯这个!”

阿P腰里的钱,都是每天汗珠子掉下摔八瓣儿挣来的,他平时节衣缩食,从不多花一分,今天怎么舍得这么破费?于是连连摆手摇头,说:“算啦,算啦!我买不起,不买了。”

那女人不高兴了,说:“你不买可以,可害得我跑这么远的路,你给个打车钱吧!”阿P一听,怕女人纠缠,急忙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回身一溜烟跑了。

阿P回到车站,壮着胆子夹在检票队伍中,企图蒙混过关,可一下就被那些一脸严肃的工作人员给扒拉了出来。

阿P又回到售票大厅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,要是再走不了,到家就吃不上年夜饭了。他急得团团转,就在这时,又看到刚才那个倒票的小伙子在不远处转来转去。他横了横心,走上去问:“不知道现在还有票吗?”小伙子斜了他一眼:“你不是嫌贵吗?”阿P赶紧说:“不贵,不贵。麻烦你给我弄一张吧。”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10元钱,恳求道:“这次我就不去了,这是给你的车钱,你过去帮我把票取来吧。”

小伙子去了没多久,就拿着票回来了。阿P急忙迎上去,把票钱塞到小伙子手里,小伙子接过一数,说:“不对,还差100元。”阿P拿回来数了一遍,说:“怎么不对,是先前那个女的告诉我的价钱呀。”小伙子说:“当时是那个价,现在涨了。”

阿P说:“就这么一会儿,怎么就涨这么多?”小伙子说:“人家就交代我这个价,咱废话少说,你如果嫌贵,我给她送回去。”说罢,回身要走。阿P心里暗骂:“真黑呀!”但再黑也只有这一条道了,他咬牙切齿地又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过去,这才把票拿到了手。

这道坎儿过去了,可阿P走得并不顺心,他途中还得换一次车。到了换乘中转站,情况一样,窗口买票根本想都不用想,没门儿。这回阿P聪明起来,不再犹豫了,二话没说,从票贩子手里买了高价黑心票,终于在大年三十的下午赶到了家,虽说多花了不少冤枉钱,但总算平平安安到了家。

团聚是甜蜜的,但又是短暂的,为了生计,不出正月,阿P又该离家南下了。这回阿P有了经验,他提前到火车站预购车票,果然顺利,因为是联网售票,阿P连中转换车的票也一并买了,并且还别出心裁,额外又多买了几张。阿P有自己的打算,他算计着到起身的时候,正是民工返城的高峰期,各地的火车票肯定紧张,自己到中转的城市,把多余的几张车票高价一出手,就可以赚一笔,这样一来,回家路上被票贩子黑去的钱就找回来了。

阿P赌气地想:哼!他们做得,我阿P为什么做不得?闯社会这玩意儿,靠的就是胆大,傻瓜才光被别人宰割哩。

阿P告别家人南下,坐了一天火车,来到中转的城市。下车后,他饭也顾不上吃,拎着瓶矿泉水,在车站广场乱转,他要尽快把多余的车票卖出去。

他想得没错,车票果然空前紧张,许多民工因买不到车票,被困在这里,急得团团转。阿P暗自得意,他观察多时,瞄准了几个聚在一起焦躁不安的民工,听他们对话,知道正是跟自己去的同一个方向。于是假装借火,凑过去搭讪:“哥儿几个要买车票是吧?我手头倒是有几张,本来是给几个老乡买的,但因为情况突然变化,他们不走了,就只好出让了。你们如果需要,咱们就两方便了。”

那几个民工一听,顿时眼睛放光,连说:“要,要,我们都在这里困了两天了,你简直是及时雨呀!”阿P说:“且慢,咱丑话说在头里,我这票是高价来的,每张比窗口票得多花近一倍的钱,你们哥几个可想好了再决定买还是不买。”

那几个人一听,犹豫了,说:“这么贵呀?不能便宜些么?”阿P摇摇头:“说实话,我一分钱都没赚你们的,就是怎么来怎么去。出门在外,我不会骗你们的。”几个民工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眼睛都盯着一个年纪较大的“连鬓胡”。那连鬓胡思忖了一下,说:“这票咱们得要。尽管多花点钱,但如果继续这么困下去,反倒多破费。”

阿P接茬说:“对呀,这位大哥的账算得有道理。”其他几个人没作声,算是默认了。但其中一个说:“理倒是这么个理,可是我身上的钱不够啊。”连鬓胡想了想,说:“你们谁有,先借他。”几个人异口同声说自己还不足。连鬓胡皱起眉头,琢磨了片刻,说:“这么办吧,我因为怕丢,身上没敢多带现金,但邮政存折上还有几个钱。我到车站邮局取出来,先给你们垫上,不过,你们可要讲信用,到地方一定想办法尽快还我。”几个人连说“一定、一定”,于是连鬓胡对阿P说:“哥们儿,你稍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说着从破背囊里掏出一个存折,起身走了。

阿P跟几个民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几分钟不到,那连鬓胡就回来了,说:“钱取来了,把票给我们看看吧。”阿P说:“这还能假!”说着就掏出票来。可是还没等对方接过去,突然,身后伸过一只大手,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腕。阿P一回头,整个人顿时傻了。怎么?身后是两个警察。原来那连鬓胡说去取款,只是为了稳住阿P,其实是到车站派出所举报,警察迅速出动,把阿P抓了个现行。

到了派出所,警方把阿P所有的车票全部没收,原价卖给了那几个民工,对举报人连鬓胡还按规定给了奖励。连鬓胡拿到车票和奖金,冲阿P说声“多谢”,兴冲冲地走了。本想算计人家,却反过来让人家给算计了,阿P又羞又气,那懊丧劲儿就别提了。好在警方念他初犯,教育一通就把他放了。阿P又落个两手攥空拳,与那些因买不到票而受困的民工为伍了。

怎么办?阿P思来想去,没有别的办法,时间紧迫,还得找票贩子解决。

阿P在广场转了几圈,碰巧又遇到了上次中转时卖给他票的票贩子。对方一见阿P,乐了:“嗬!哥们儿,怎么又是你呀?缘分哪!”阿P说:“上次是往北,这次是往南,还得请你帮忙给弄张票。”“没问题!老相识了,看在回头客的分上,这次给你打折。说吧,到哪?”果然,不一会儿,票贩子就给阿P拿来了票,真的就比上次便宜了许多。阿P心里想:“人心都是肉长的,这个票贩子倒是蛮有人情味儿的。

检票,登车,阿P心安理得地拿着票去找自己的座位,找到票上标明的“7车16号”,一看不对,人家是软卧车厢。阿P把票给旁边的旅客看,有人问他:“这票是从票贩子手里买的吧?”阿P点点头。那人说:“你上当了,这是张假票。”阿P火了,想下去找那个票贩子,可车已经开了。那人很有经验地提醒他道:“千万别嚷嚷了,不然工作人员知道了,不是赶你下车,就是让你补票。你赶紧到硬座车厢找个地方悄悄待着吧,这假票做得可以乱真,检票不容易发现的,也许侥幸就混到地方了。”

阿P忐忑不安地找了个角落缩在那里,竟真的一路无事,到地方下车,顺利走出车站检票口。想想自己这次回家,往返都被人蒙骗,很是不爽,不过想到自己用假票混上了车,也算得上是笑到最后的胜利者啦,阿P脸上又出现了笑容……

上一篇:——尽力就好 下一篇:人如空瓶

更多阅读

阿P问多少钱

威尼斯官网 2020-04-18
离春节只剩下三天了,阿P归心似箭,离开工棚,直扑火车站。 火车站人山人海,阿P排队排了...
查看全文

人如空瓶

威尼斯官网 2020-04-18
人到底是什么? 想来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惑。 寂静法师有一个着名的理论——空瓶子原理:...
查看全文

——尽力就好

威尼斯官网 2020-04-18
1 尽力就好 你只是个凡人,没有三头六臂,不会七十二般变化,你不可能什么都能,样样都做...
查看全文

友情链接: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http://www.18cpa.com. vns85978威尼斯城官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